“一日男友”游走灰色地带:服务明码标价,牵手一次100元

" 宝贝,宝贝。" 微信对话框那头传来的,是女大学生阿侠租来的 " 一日男友 " 的声音。对方压低了嗓音,试图说服阿侠再多出些钱购买时长," 你不打算和我再多说一会儿吗?现在时间已经超出了一分钟 "。

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注意到,如今青年群体中悄然出现了 " 一日男(女)友 " 情感体验类服务。在一些视频平台上搜索 " 一日男友 ",能找到某博主在某线下门店租到一日或多小时男友的体验视频。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 " 一日男友 ",则会跳出同款 " 一日男友 " 体验的链接,价格从几十元 1 小时的 " 盲盒 " 到 30 分钟 190 元的 " 首席 " 不等。有的店铺甚至介绍 " 一日男友 " 服务是给闺蜜生日送礼的 " 佳品 "。

这种新型的体验式服务正游走在法律的边缘。

所有服务明码标价,牵手一次 100 元

去年 4 月,阿侠在微博上刷到租 " 一日男友 " 的博主视频,出于好奇,在淘宝上购买了同款服务,选择的是 10 分钟文字语音线上服务。在这 10 分钟里,阿侠觉得对方的回复像机器人一样,就随手给了 " 中评 "。为了挽回这个 " 中评 ",店家随后又给她 " 补发 " 了第二个 " 男友 "。

记者注意到,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不少博主分享了 " 一日男友 " 的现场体验。其中一名叫 " 周富贵 " 的博主在上海一家实体店里,通过抽取盲盒的方式找到一名中泰混血男友——两小时 600 元。其间,这名 " 男友 " 陪博主喝奶茶、吃小吃、拍大头贴,但拒绝牵手、接吻、喂饭等。这家店在 B 站上的全称为 " 上海悦岛男执事桌游体验店 "。

在某消费点评 App 上,该店铺被称作网红店。网友询问最多的问题包括是否能让小哥哥去听毕业答辩,能否陪去迪士尼、陪写论文、陪打游戏,是否可以带出去吃饭等。

赛娜前不久收到了闺蜜送来的一份生日礼物——线下 " 一日男友 " 服务抵用券。约会这天,在事先约定的咖啡厅,一个帅气男生出现在她面前。当赛娜想与他牵手时,对方微笑着说:" 牵手是要另外收费的,一次 100 元。"

记者注意到,在某视频平台上以 " 一日男友 " 为主题发布的视频播放量最高为 208 万次。在显示发货地为河北石家庄的一家网店店铺上," 某视频平台款一日男友 " 的条目被伪装成了 " 一家铺子 ",这家店铺的月销量在 800 份以上,宝贝评价达 2475 条。不少买家还贴出了不同男友的照片,向其他买家推介," 不知不觉已经让他陪了我一周,打算再给他下个‘包月’ "。

" 男友 " 与店铺五五分成

今年 22 岁的阿唐称自己目前在山西某职业学院学习当厨师。他是某 " 一日男友 " 店铺的 " 首席 ",即最高一级的 " 男友 " 服务员。

记者注意到,各个店铺的 " 男友 " 等级设置、运营模式、收费标准等都相差不大。就阿唐所在的店铺而言,客服会提供给顾客 " 盲盒 "" 金牌 "" 镇店 "" 首席 " 几个不同选择,价位依次递增,可以提供包天、包周、包月等服务。

据阿唐介绍,他和店铺按照五五比例分成," 比如一个 100 元的单,我可以拿到 50 元,客服抽成 10 元,还有 40 元归店铺所有。" 如果客户同意 " 续单 ",那么续单的费用由阿唐和店铺按六和四分成。此外,如果下单前客人提出想要看照片、听语音进行挑选,每人每条还要额外收费 3 元。店铺还提供夜间 24 时到第二天 7 时的夜间服务,价格为日常价的 1.5 倍。" 男友 " 往往会在服务结束后向客人讨要红包等。

阿唐告诉记者,自己是从某短视频平台上了解到这一新型兼职模式的," 主要为了赚钱交学费。学校教我们煎牛排,第一份作品由学校提供材料,如果自己想多练习再做一份,就要自己出钱。"

另外一家店铺的 " 一日男友 " 阿万刚开始做这份兼职不久,他自称是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大二学生,今年 21 岁,河北人。放假回家的他由于声音条件优秀被朋友推荐来兼职。

这些店铺会根据 " 男友 " 的接单数量、月度续单量、声音、性格、颜值、服务态度和客户反馈等进行综合评估给其定级。" 最初都是从最低等级开始做起,如果月度接单量很少且续单率低就会被解雇。" 阿万说。

" 男友 " 身份成谜,服务游走在灰色地带

阿唐告诉记者,兼职 " 男友 " 有一个工作群,大家经常会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在工作、学习中遇到的趣事," 不少人是正在读书的大学生 "。

不过," 男友 " 的真实身份和真人照片都有疑点。根据 " 一日男友 " 店铺的规定,不允许应征者使用网络图片冒充自己的真实照片。但阿唐告诉记者:" 我们群里有 3 个人的照片我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都见过,而且如果你的照片店铺觉得不太合适,还会让你去修图或者开美颜。"

有 " 男友 " 反映," 客户 " 们的需求千奇百怪。比如阿万就接到过 " 奇怪 " 的订单——一位客人想体验 " 被人骂 " 的服务;阿唐碰到过自称得了抑郁症的客人,对方发了自己的病情诊断书给阿唐,并在一个半小时里不断向阿唐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。此外,还会有女客户与 " 男友 " 发展成情侣关系,感情破裂后女方到店铺投诉。

上海政法学院教师、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郗培植认为,租借 " 一日男(女)友 " 的行为从法律关系来看是双方订立了一份类似劳务合同的契约,租借人支付报酬," 男友 " 或 " 女友 " 提供聊天、陪逛街等正常服务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服务内容 " 必须符合法律并且不违背公序良俗 "。" 由于男女朋友身份关系的特殊性,在一些特定的场景中,极易产生违法甚至犯罪行为。" 郗培植说,这一过程中,平台方作为提供服务的媒介,应当严格审查服务内容,如果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,平台方需要承担监管责任。因此从规避风险、承担社会责任的视角来看,平台应当禁止该类具有特殊人身关系的服务。" 该类行为游走在违法的边缘,存在极高的自身权益遭受侵害的风险。建议年轻人正视、珍重感情,避免自身遭受侵害。" 郗培植说。

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辅导员佟炜垚告诉记者,当前个别女大学生租赁 " 一日男友 ",一是由于学生思想尚不成熟,受外在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图新鲜、刺激;另一种可能是青年学生原生家庭等原因造成情感缺失,希望通过 " 一日男友 " 寻找情感依赖。

他认为:" 学校应该增强学生的法律意识,并加强和改进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,帮助学生提升自我保护意识以及明辨是非的能力。" 在青少年成长阶段,学校和家庭都应对学生进行 " 情感教育 ",让他们明白什么是该做的、什么是不该做的。

记者了解到," 一日男友 " 这样的做法,在法律层面,无法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六十六条有关卖淫、嫖娼的处罚规定对其进行管制。上海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前述事实的认定有两个 " 关键点 " ——一是发生金钱交易;二是发生不正当性关系。" 一日男友 " 虽有明显的金钱交易情况,但只要没有证据证明其发生关系,就无法纳入管理," 处于灰色地带 "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