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TC工况来了,测得续航比NEDC还长?

对于纯电动汽车而言,续航里程是我们在购车时最为关注的焦点,因为它决定着纯电动汽车的最大出行半径,更影响着我们日常使用中的便利性。购车时,我们往往会参考官方给出的续航数据,但心中也不免打起 " 小算盘 ",在官方续航上打个折扣,以此得到一台纯电动汽车的真实续航能力,为此更有车友总结出 " 长江以南打 8 折,黄河沿岸打 7 折,北京周边打 6 折 " 的规律。似乎,官方给出的续航能力总有一定的 " 水分 ",对此,消费者的吐槽和议论不绝于耳。

其实,探究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你便会发现,这并非汽车品牌为了提高销量而做的小手脚。其实,目前国内所有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的标的,以及燃油车所标注的工信部油耗,都遵循了统一的标准:NEDC 循环工况,那么它是如何得出续航数据的?又为何存有一定 " 水分 " 呢?

对于传统燃油车而言,百公里油耗是一个关键指标,因为它关乎着用车成本。而对于纯电动汽车来说,百公里电耗更为重要,基于此,我们能够结合电池容量计算出它的续航里程。而油耗 / 电耗与驾驶习惯、环境温度、交通状况等都息息相关,千人可能有一千种不同的表现,因此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对不同的车型进行衡量,「NEDC 循环工况」正是如今纯电动汽车标的续航里程的方法。

通过以上图表我们能够看出,NEDC 循环工况由 4 个市区循环以及 1 个市郊循环组成,横坐标为时间(s),纵坐标表示车速(km/h),红色线条不同程度的波动则代表了车速的变化。其中市区循环最大车速 50km/h、平均车速 19km/h;市郊循环最大车速 120km/h,平均车速 62km/h。

实际测试中,车辆将处于封闭空间内,测试温度在 20-30 度之间,关闭车辆空调,将车辆安置在转鼓试验台之上,以模拟加载真实行驶中的阻力。此时,测试员将根据上图中的速度曲线(±2km/h)进行加速和减速操作,但并不会发生实际的移动。如此往复,经过几轮测试后,得出被测车辆的油耗 / 电耗。

不难看出,NEDC 循环工况正是模仿了我们日常驾车时的加减速、以及高低速巡航等不同工况。但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,4 个市区循环以及 1 个市郊循环相比我们真实的出行场景必然存在差异,且 " 平直 " 的加减速也与实际的驾驶行为相差甚远,因此 NEDC 循环工况下的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,往往存在一定 " 水分 "。那么即将实施的 CLTC 工况有哪些不同?对于消费者而言,是否更具参考意义呢?

其实,工信部对于 NEDC 循环工况的局限性早有了解,且在 2015 年 3 月,工信部就已下达项目需求,并由中汽研牵头,展开了中国工况的调研与开发,它就是将在今年 10 月实施的全新测试方法,CLTC 循环工况。那么,它相比以往的 NEDC 循环工况以及欧洲的 WLTP 工况又有哪些差异?对于消费者而言,又是否更具参考意义呢?

首先,中国轻型汽车行驶工况 CLTC(China light-duty vehicle test cycle)是基于国内 41 座城市、3832 辆车型样本,累计实验里程 3278 万公里,并参考了 20 亿条 GIS(交通低频大数据),得出的更加贴合国内道路法规及驾驶习惯的标准工况。

* 中国 WLTC 工况由欧洲 WLTP 衍伸而来,循环工况基本一致

* 故此处引用 WLTC 循环工况曲线作为参考

通过以上 NEDC(蓝色)/WLTC(红色)/CLTC(绿色)循环曲线对比图我们能够发现其中的不同,CLTC 工况由低速工况、中高速工况以及高速工况三部分组成,分别匹配消费者日常驾车时的城市工况、郊区工况和高速工况。因此,相比 NEDC 的两种工况,有着更加全面的路况场景覆盖,且循环时间更长,达 1800 秒,与 WLTC 工况保持一致。通过速度曲线的变化我们也能够看出,CLTC 工况相比 NEDC 在加速和减速上更加 " 动态 ",反映出了其循环工况的高严苛性。

除此之外,CLTC 工况最高车速 114km/h,平均车速 28.96km/h,相比 NEDC 以及 WLTP 循环工况更低。另一方面,CLTC 停止(怠速)工况也占据更长的时间,达 23.33%/419 秒,而以往的 NEDC 工况下,停止比例占据 24.93%/284 秒,WLTP 工况下,停止比例占据 13.06%/235 秒。

综上所述,CLTC 工况能够更加真实的反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工况要求,简而言之具有以下几点特征。

车速定义更符合国情

工况覆盖更为全面

停止工况时长更长

加减速工况更加动态

经过上文的分析,CLTC 循环工况下的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,相比 NEDC 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其实根据以上总结出的 4 个特征,我们已经能够给出初步的判断。

首先,高速工况下相比以往最高车速的定义更低,这对于电动车续航而言更加有益;相反,燃油车高速下的燃油经济性优势将被削弱。

其次,停止(怠速)工况的时长更长,这对于怠速时续航 "0" 损失的纯电动汽车而言更加有益;相反,不具备自动启停功能的燃油车将在长时间的怠速运行下油耗大增。

最后,更加 " 动态 " 的加减速工况,对于效率更高且具备动能回收的电动车而言更加有益;相反,对于传统燃油车而言,面对更频繁的急加速以及减速下的能量损失,油耗同样会显著提升。

如此看来,在 CLTC 循环工况下,纯电动汽车将能够获得更加可观的续航数据标的,而该工况下的燃油车油耗将比以往更高。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?我们可以通过天津汽车研究所发布的一组测试数据进行直观对比。

某款纯电动汽车分别基于三种不同循环工况进行了续航测试,其中,WLTP 工况下,该车型续航里程仿真数值最低,仅 398km;而饱受争议的 NEDC 工况下,该车型续航里程达 484km;与笔者猜测保持一致的是,该车型在 CLTC 工况下获得了最高的续航数据标的,高达 509km。

讨论至此,「CLTC 循环工况参考意义如何」的议题或许已经能够给出结论,对于纯电动汽车而言,CLTC 工况下的续航里程标的,将比饱受争议的 NEDC 更高。但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思考,更加贴合中国路况、更加符合国人驾驶习惯、更加严苛的 CLTC 循环工况,或许能够更加真切的反映出,纯电动汽车在国内道路行驶下的综合素质。对于传统燃油车而言,CLTC 工况的实施更是一次炼狱级的考验,传统车企们的电动化进程恐怕又要被迫提速了。